特朗普“磨刀霍霍”向全球移民 或将重创美国经
分类:凯盛娱乐开户 热度:

黄亚生:特朗普政府将对H-1B签证进行大改动,这将把大量创新性人才拒之门外,必将对美国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。

新闻配图

新年伊始,美国H-1B签证的群体很可能将面临特朗普移民政策变化的又一个残酷寒冬。

2017年12月30日,麦克拉奇报业公司华盛顿分社报道称,据美国两名看过提案的消息人士透露,美国国土安全部(DHS)将对H-1B外国技术工人签证进行大改动,正在考虑制定停止H-1B有关签证延期的新法规。这项措施一旦出台,将会影响成千上万的外籍员工,他们在绿卡申请未获得批准时将无法保留原来的H-1B签证,从而被迫离开美国。首当其冲的是印度和中国。据统计,2015-2016年,在美的中国留学生人数达到了328547,占全部在美留学生人数的31.5%。“留学美国——申请H-1B——申请绿卡留在美国”这条从前的坦途,现在充满了未知的变数。

根据H-1B签证现行的相关法律,允许有效期为三年的H-1B签证延期三年。如果在这六年结束时能有一个待定的绿卡(永久居留)申请,那么H-1B签证几乎无限期地延长,申请人可以合法地留在美国工作生活,直到绿卡处理完成。

据了解,这一提案是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期间承诺的“买美国货,雇美国人”倡议的一部分。然而,多年以来,数十万熟练的外国工人,特别是印度人和中国人,通过H-1B签证留下,从而解决了美国技术工人短缺的问题。其中有不少科技行业的领军人物,包括美国最有名的公司的CEO,譬如都是印度出生的微软公司Satya Nadella和谷歌公司的总裁Sundar Pichai。H-1B签证获得者中的大部分都成为了美国的永久居民或者公民,他们同其他的移民一起,为美国社会创造了源源不断的巨大价值。

美国是世界上拥有移民最多的国家。根据联合国人口署2015年的报告显示,当时的移民就超过4600万,约为第二名德国的四倍。联合国人口署将移民定义为在非出生国居住超过一年的人,包括难民、留学生、驻外工作者等。不仅如此,难民在国外所生的子女,不论其是否拥有当地的国籍,也被联合国定义为了移民。在这种定义下,美国每年的移民数,包括了预估的非法移民数量,在世界各国里仍是排名第一,而且数量远远超过了排名第二的国家。移民为美国的经济发展贡献了巨大的力量,可以说,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共同塑造了现在的美国。

正如农业人口向非农人口转化并在大城市集中的过程一样,美国移民的过程大多也是自发的,并且大部分受经济因素的影响。据皮尤研究中心调查,每年大约有100万新移民到达美国。就像资本和商品的流动一样,人口的自由流动也是合理配置资源的一种方式,对于移民的输出和输入国从长远来看都有好处。美国吸引移民的主要原因包括世界第一的经济强国地位,高质量、多样化的教育体系,健全完善的社会福利,良好完备的保障体系等等。而移民对美国发展的贡献也是非常显着的。 2016年9月,美国国家科学院(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)公布了一项关于移民对美国经济影响的报告。这份长达500多页的报告汇集了14名着名的经济学家、人口学家和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,他们对移民的影响普遍持积极肯定的态度。

报告指出,外来移民为美国的发展提供了取之不尽的人力和智力资源。研究劳动力的经济学家们认为,移民进入美国,为美国经济发展提供了一支更为灵活的劳力大军,使得美国各行业在向消费者提供相对廉价的产品和服务的同时,也辅助了美国高科技经济的持续增长。另外,近年来大量涌入的高技能移民,尤其是技术和科学人才,他们激励创新,帮助创造就业机会,对美国技术领域和工人阶层产生了重大直接的贡献。

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的措施加大了美国公司聘请外国工人的难度,但美国工业界申明了对H-1B的需求仍然十分旺盛,且认为美国并没有培养出足够的具备必须技能的STEM毕业生。正是那些年轻的,外国熟练技术工人增加了美国政府的税收,提升了美国的经济。如果美国把这些人排除在外,那他们就会惠及输出国的利益。这些人将回到他们的国家开始Facebook和Ubers。美国科技专家警告说,这种现象已经发生在中国。

亚当•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谈到,当劳动者变得专业化,并自行分工时,经济就进入最佳运行状态。移民和美国本土工人实质上就是一种分工关系,是一种互补的经济关系,这也是美国主流支持移民的一个重要原因。经济发展的逻辑和城市化的逻辑是一致的,就是需要多层次人群。所谓的“高端人口”和“低端人口”之间是一种互补的关系。正如一个高新科技行业区域的产出取决于员工的能力,也取决于周边生产因素的存在。一个熬夜加班的科技企业也需要有人给它的员工供应和递送餐饮,相比之下不那么高端的餐饮业和快递业的存在,会提高科技企业的产出。

美国华盛顿的卡托(Cato)研究所是一个提倡自由市场政策的研究机构,传统上是支持共和党的。但在移民问题上,卡托研究所的立场是鲜明的。该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•格里斯沃尔德(Daniel Griswold)说:“在劳动力市场上,移民通常会从事那些需求很大、而劳力供应很少的行业。这些工作通常分布在就业结构的上下两端。而对于那些来到美国的低技能移民来说,他们常常会做一些大多数本土美国人不感兴趣的工作,比如说在烈日下摘莴苣、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廉价商店里洗地板刷厕所、当园丁、当建筑工人等等诸如此类的工作。” 而非法移民承担的工作,是更多本土美国人不愿意做的。

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,2015年有710万的美国餐饮从业者为移民,本土从业者为510万。另据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,2014年约有110万餐饮从业者为无证移民。在美国,餐饮业对无证移民的依赖程度仅次于建筑业。2017年2月,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(USICE)在一周内全美大范围搜捕无证移民的行为,引发了声势浩大的“无移民日”活动,包括纽约、费城、波士顿、华盛顿、芝加哥等城市在内,餐厅和商号停业一天,数以万计的餐厅、建筑公司等其他企业商家移民员工,以罢工、罢课、拒绝购物等方式参与到抗议中。CNN的报道称,“无移民日”草根运动的目的在于抗议特朗普的移民和旅行禁令,以及突出移民群体对美国经济建设中的重要地位,包括劳动和消费贡献。

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的措施加大了美国公司聘请外国工人的难度,但美国工业界申明了对H-1B的需求仍然十分旺盛,且认为美国并没有培养出足够的具备必须技能的STEM毕业生。正是那些年轻的,外国熟练技术工人增加了美国政府的税收,提升了美国的经济。如果美国把这些人排除在外,那他们就会惠及输出国的利益。这些人将回到他们的国家开始Facebook和Ubers。美国科技专家警告说,这种现象已经发生在中国。

亚当•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谈到,当劳动者变得专业化,并自行分工时,经济就进入最佳运行状态。移民和美国本土工人实质上就是一种分工关系,是一种互补的经济关系,这也是美国主流支持移民的一个重要原因。经济发展的逻辑和城市化的逻辑是一致的,就是需要多层次人群。所谓的“高端人口”和“低端人口”之间是一种互补的关系。正如一个高新科技行业区域的产出取决于员工的能力,也取决于周边生产因素的存在。一个熬夜加班的科技企业也需要有人给它的员工供应和递送餐饮,相比之下不那么高端的餐饮业和快递业的存在,会提高科技企业的产出。

美国华盛顿的卡托(Cato)研究所是一个提倡自由市场政策的研究机构,传统上是支持共和党的。但在移民问题上,卡托研究所的立场是鲜明的。该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•格里斯沃尔德(Daniel Griswold)说:“在劳动力市场上,移民通常会从事那些需求很大、而劳力供应很少的行业。这些工作通常分布在就业结构的上下两端。而对于那些来到美国的低技能移民来说,他们常常会做一些大多数本土美国人不感兴趣的工作,比如说在烈日下摘莴苣、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廉价商店里洗地板刷厕所、当园丁、当建筑工人等等诸如此类的工作。” 而非法移民承担的工作,是更多本土美国人不愿意做的。

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,2015年有710万的美国餐饮从业者为移民,本土从业者为510万。另据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,2014年约有110万餐饮从业者为无证移民。在美国,餐饮业对无证移民的依赖程度仅次于建筑业。2017年2月,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(USICE)在一周内全美大范围搜捕无证移民的行为,引发了声势浩大的“无移民日”活动,包括纽约、费城、波士顿、华盛顿、芝加哥等城市在内,餐厅和商号停业一天,数以万计的餐厅、建筑公司等其他企业商家移民员工,以罢工、罢课、拒绝购物等方式参与到抗议中。CNN的报道称,“无移民日”草根运动的目的在于抗议特朗普的移民和旅行禁令,以及突出移民群体对美国经济建设中的重要地位,包括劳动和消费贡献。

移民往往会成为接纳国经济和社会危机的替罪羊。每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,美国的反移民情绪就会不同程度地抬头。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呼吁打压非法移民,称他们“直接与弱势美国工人竞争”。他说:“提高工资,确保工作机会首先应该向美国工人提供。”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3月的民意调查显示,当时所有选民中57%表示认同“移民通过辛勤工作来加强美国”,而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中认可的仅仅为20%。所有选民中有35%表示,“移民通过找工作,住房和医疗保健给国家造成负担”,而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持该观点高达69%。皮尤研究中心还在2016年八月份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,显示近三分之二的特朗普支持者将移民问题描述为“一个非常大的问题”,一半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移民“比美国公民更有可能犯下严重罪行”。在工作方面,有35%的特朗普支持者说移民从美国人那里获得工作,而在所有选民中只占24%。

实际上,美国国家科学院报告显示,从长期来看,移民是美国政府财政收益的贡献者,移民汇款也加速了全球经济增长,有助于减少跨国不平等,它是可能的国际移徙所必需的。康奈尔大学(Cornell University)经济学教授弗朗辛•布劳(Francine D. Blau)在报告中指出,第一代新移民的花费通常比给政府缴纳的税款要高得多,其中大部分成本都落在州和地方政府之上,主要花费在移民家庭子女的教育上。对于这些政府,第一代移民的年度总成本约为570亿美元。但这些家庭的第二代移民,其教育水平和纳税能力都有所提高,将成为政府财政收益的贡献者,每年为政府增加约300亿美元的财政收益。到第三代,移民家庭每年为政府财政贡献约2230亿美元。移民并不是政府预算的负担,反而会增加政府的财政收益。

包容移民的自由精神是美国的立国之本。接连不断的移民潮使美国在人口上保持年轻,经济上保持灵活。移民的存在,对内使美国生产者能降低物价,适应消费者的需求。对外增强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贸易和投资能力。特朗普执政的一年时间里,减少进入美国的难民人数,处理无证非法移民,逐步取消临时保护制度,不断大幅度削减合法移民,这种排外的“美国第一”已经从实质上和美国的核心价值背道而驰。这样违背历史潮流的做法,必将对美国的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。

文章来源:FT中文网

上一篇:巴西圣保罗两人确诊死于黄热病 当地加强疫苗接 下一篇:虚拟货币今年将走入天堂还是地狱?这里有5大预测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